新疆中医经络养生馆

2017-11-14 23:00:20

  中医养生文化具有悠久历史,中医按摩是保健养生、让人们远离“亚健康”的最好方式之一。欧亚卖场中医按摩养生馆以中医经络按摩为主,起到舒筋通络,理筋整复,行气活血,保健养生的作用。馆内特邀国家级特技推拿技师强势入驻,经络推拿、关节保养、刮痧、拔罐、走罐、足疗等十余种中医养生服务项目为广大消费者撑起健康保护伞。

  广东阳光倍健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现代中医健康服务业企业,自创建以来,始终以“弘扬大中医生命文化,将生命扶阳进行到底!专注于中医生命扶阳文化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为人类生命健康保驾护航。”为公司使命。阳光倍健在产品研发中提出中医生活化理念并致力于贯彻落实,尤其是当前都市生活的快节奏和强压双重作用下,疾病和亚健康成为困扰都市人们生活的重大问题,同时又存在着工作繁忙无暇锻炼这一难题。根据大中医理论,首创性地把有知识产权被科学届称为“生命光波"全球先进的远红外生命线植入办公、休闲家居用品中,让人们在日常工作、休息避都可以享用到远红外线养生保健,实现了“在工作中养生,在养生中工作”两不误的愿望,让中医养生更为简单便利生活化。

  据卫生监督人员介绍,国务院1987年发布的《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未将保健按摩和养生馆列入公共场所之中。也就是说,保健按摩和养生馆不属于卫生监督部门监管,不需要办理《卫生许可证》。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保健按摩和养生馆持有《工商营业执照》,按照《行政许可法》规定,谁办证谁监管,可在实际营业中,这些保健养生馆一旦出现超范围经营,很少有人去监督,而保健按摩养生馆正是钻了这个空子。安宁区卫生监督所负责人说,因为没有法律依据,他们平时没法监管,只有出事了,有人投诉了,才知道这些保健按摩和养生馆涉嫌非法行医。

  今年6月份,安宁区卫生监督所接到投诉后,会同省卫计委综合监督局,对“李氏灸草堂艾灸推拿调理养生馆”进行了检查。检查人员看到,养生馆6楼电梯对面竖立着一块“灸草堂中医药调理馆”的宣传牌,上有一项“针灸减肥”的项目。养生馆内摆着3张理疗床、23个拔火罐、两包艾灸条、3大袋中草药和3桶酒精。检查人员在橱柜内发现34盒灸针、2盒七星皮肤针。养生馆里悬挂有“营业执照“,经营者为李某,经营范围为保健按摩服务。负责人李某不能出示《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依据相关规定,李某涉嫌非法行医,被移送安宁区公安分局进行处理。

  阳光倍健联合创始人兼CEO易竖翔先生表示,阳光倍健希望借助世界健康产业大会这个平台,传播“中医生活化经络(全息)温灸”的健康养生新理念,宣传阳光倍健的中医健康理疗产品,让更多的人了解并选择使用阳光倍健的产品,从而远离疾病和亚健康。同时,公司将继续围绕着“非金属电热膜纳米远红外技术”这一核心,致力于新产品的研发与生产,未来,阳光倍健将始终高举生命扶阳的旗帜,让现代大中医生命扶阳健康系统走进千家万户!让阳光倍健品牌代表大中医走向世界!

  此外,柏杨养生坊提供的其他资料甚至声称,林春亿一直致力于中医养生文化的传播和推广,获国家经络养生名家称号,是国家经络养生示范基地的发起人之一。近年经她调理获得新生的疑难男科、妇科各种疑难杂症、中晚期癌症患者几十例。

  他解释道:所谓仿古,就是说在核心的养生保健理念上遵循传统。无论是中医辨证论治、“治未病”的观点,还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关于修心养性的主张,凡于身心健康有利着,皆可为我所用。而不泥古则是说在身心调养方式上的创新与突破。比如,中医经络CT和循经电疗技术就都是中医传统技术理论与生物、物理等现代先进技术完美结合的产物。

  世界健康产业大会指定产品午休扶阳椅创新性地应用中医生活化远红外经络(全息)智能温灸理念,率先在全球推出以午休为题材的养生办公椅——午休扶阳健康椅,解决了健康养生中过程不方便的痛点,并且相较于艾灸有损伤皮肤的风险,全息温灸更为温和。开创一个中医生活化健康养生的新时代。

  连日来,记者走访发现,市区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养生馆”、“健康会所”、“足疗中心”等保健养生机构,部分店面藏身于民居或写字楼之中。一些水疗会所的服务项目,既有传统的面部护理,也有养生保健项目,如刮痧拔罐、推拿按摩、中医经络疏通等,从而将一个美容会所包装成为一个中医味十足的医疗场所。在一家水疗会所,记者问“美容师是否有资质做拔罐”,工作人员说:“拔罐很简单,使用气罐没有明火,比传统的火罐安全很多,这个你完全可以放心。”在另外一家理疗店内,电子显示屏滚动着针灸、拔火罐,治疗肩周炎、颈椎病等字样,海报宣传同样也是能治疗各种疾病。

  2015年10月,在山东上大学的靖远籍女大学生小王,经熟人介绍来到安宁区十里店“李氏灸草堂艾灸推拿调理养生馆”治痛经。养生馆一名姓李的大夫满口答应保证治好,并称3天有效,一月治愈。之后,小王便开始在该养生馆扎针、火疗,并吃起了李大夫开的药。不料治疗到第3天时,小王感到四肢麻木、手脚发抖,十分疼痛。李大夫说这是扎针后病情好转的反应,于是小王又继续扎了3天针。没想到接下来,小王大小便失禁,无力下床,呼吸困难。李大夫有点担心,把远在临洮的父亲叫来,给小王又扎了一天针,并开了6服中药。但喝到第5服中药时,小王的病情依然在加重。家人急忙把她送到省中医院抢救,后又转了几家医院治疗,一共花费了十几万元,至今仍不能下床,生活不能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