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引养生12功法

2018-01-14 13:00:13

    马上就要冬至了,除了吃饺子,还有什么顺应节气的“规定动作”吗?其实,包括冬至在内的二十四节气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除了在饮食方面顺应节气,治病和养生也要顺应四季变化,跟着节气走。健身气功·二十四节气导引养生功编创研讨会日前在湖北武当山举办,以后人们就可以根据不同的节气习练不同的健身气功功法动作来养生。
  健身气功·二十四节气导引养生功课题组组长由武汉体育学院副教授雷斌担任。雷斌介绍说,二十四节气导引养生功是在解决不同时间、不同脏腑、不同疾病预防康复的理念下形成的,具有针对性、季节性、个性化、处方化和辨证练功的特点,是传统气功处方的经典代表。健身气功·二十四节气导引养生功的研究主要以目前五个版本的相关内容为依据,同时结合二十四节气坐功图势相关文献,进而整理出功法雏形。对于二十四节气导引养生功的挖掘研究能够正本清源,更好地为大众健身服务,有利于拓展健身气功的适用范围和文化价值,利于健康惠民政策的落实。此外,本项研究还被纳入了武当山“两拳一剑一功”项目中进行推广。
  值得一提的是,在国际气象界被誉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的二十四节气在2016年11月30日被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因此,在国家体育总局健身气功管理中心主任常建平看来,编创健身气功·二十四节气导引养生功不仅为广大健身气功爱好者提供了更多练功选择,也是在传承和弘扬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我们肩负着把老祖宗留下来的珍宝传承下去的责任。二十四节气导引养生功内涵丰富,涉及面广,有着强大的理论支撑,我们有信心把这套功法编创好,编创出符合科学原理、简便易行、受到大家喜爱的健身气功功法,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服务全人类的健康。”常建平说。
  据介绍,除健身气功·二十四节气导引养生功外,另一个简便易学的基础性功法——站桩功也正在积极编创中。此外,健身气功·明目功教材已完成,并已进入印刷阶段,明年将在全国范围推广。三种新功法已加入了健身气功大家庭,以此来满足不同习练者的需求,不断壮大习练者队伍,同时也为传承和弘扬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作出贡献。常建平说,三种新功法中首先将要推出的是明目功,其中的青少年版本主要是面向中小学生,目的是帮助他们矫正近视。通过习练明目功,让青少年了解、喜爱传统文化,让他们了解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建立文化自信,同时他们也是健身气功蓬勃发展的后备力量。

  第二,形成了“坐忘主静;性命双修”的心性论。“道气”属自然本体的论证,“神气”属生命本体的体验。前者属“天道”,后者为“人性”;“心性”正是“天人合一”的“特殊载体”。“形神合一”是从“命功”视角切入,“坐忘主静”是从“性功”视角切入,此为“天人合一”的两方面,两者合一,即为“性命双修”。只有性命双修,才能达到“天人合一”。受佛教“一切众生悉有佛性”的佛性论影响,道教亦援佛入道,提出了“一切众生悉有道性”的道性论。陶弘景佛道双修,其《登真隐诀》(任继愈《中国道教史》(增订本)第八章引)指出:“所论一理者,即是一切众生中清净道性。道性者,不有不无,真性常在,所以通之为道。道者有而无形,无而有情,变化不测,通于群生。在人之身为神明,所以为心也。所以教人修道也,教人修道即修心也。”作为陶弘景三传弟子的司马承祯,继承了陶弘景和臧玄静等关于道体与心体、道性与心性,修道与修心等如一不二,亦一亦二的道教哲学理论,以及佛教天台宗“止观双运,定慧双修”的佛教哲学思想,在“形神合于有”生命元气本体论的基础上,一是突出了“心为生本”的主体性。“心者,生之本也,神之处也”;“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服气精义论?五脏论》);“夫心者,一身之主,百神之帅”(《坐忘论?收心》)。心既是精神的主体,又是万法之根源:“心源是元始,更无无上道”(《太上升玄消灾护命妙经颂》)。二是强调了“道为心本”的相涵性。“源其心体,以道为本”(《坐忘论?收心》);道是心之灵魂,心是道之载体。只有心与道通,才能心与道一:“要认真空色,回心向己观”;“一心观一切,一切法皆同;若能如斯解,方明智慧通”(《太上升玄消灾护命妙经颂》)。三是明确了“坐忘得道”的双修性。得道不能“重道德之名,轻道德之行”,而是“贵在能行,不在能言”;因而司马承祯提出了“三戒”(简缘、无欲、静心)、“五渐”(斋戒、安处、存想、坐忘、神解)、“七阶”(信敬、断缘、收心、简事、真观、泰定、得道)的修持理论体系,通过“炼形化气、炼气成神、炼神合道”,以达到“内不觉其一身,外不知乎宇宙,与道冥一”的“坐忘”境界。即通过修性养命,性命双修,以臻于“散一身为万法,混万法于一身,智照无边,形超靡极”(引文俱见《坐忘论》)最高境界的精神自我超越,从而发展了陶弘景“修道即修心”的道性论,形成了更高层次的“坐忘主静、性命双修”的心性论。道教南宗创始人台州张伯端禅道相融,从“心为君、神为主、意为媒、气为用、精从气”五方面,进一步深化和完善了“性命双修”的心性论。

  自南朝至隋唐,随着玄学与重玄学的兴起,形成了重实修和重心性的两大流派。前者以台州上清派南朝陶弘景等为代表,承顾欢“有无相生”之思想,主张“形神合于有”;后者以唐代成玄英等为代表,继玄学“贵无”思想之余绪,主张“形神合于无”。这两种观点至唐代司马涞桢把上清派的实修观与重玄学的心性论结合起来,主张“主静去辅,性命双修”,使重玄学的心性论化为具体的道教实践;宋代台州张伯端创立了中国道教南宗,随着南宗“性命双修”心性论理论的形成,才真正达到有机的统一。“道气”作为宇宙的“本体”,道教将其引入生命哲学,是因为“道”体现生命的超越性,“气”体现生命的现实性。精气神作为生命哲学的“三元素”,如何体现其“会三归一”呢?即“三元素”虽是相互依存转化,但究竟统一于何种“元素”?台州道教开山祖三国葛玄认为:三者应统一于“神气”。其《五千文经序》云:“静思期真,则众妙感会;内观形影,则神气长存;体洽道德,则万神震伏。”(《三洞珠囊?坐忘精思品》引)葛玄将精气神简化为“神气”,意味着生命的本体与宇宙的本体“道气”更为接近。顾欢亦认为“神之利身,(乃)无中之有”(南朝顾欢《道德真经注疏》卷一,载《道藏》第13册)。陶弘景在《养性延命录》中指出:“道者,气也;保气则得道,得道则长存。神者,精也;保精则神明。精者,血脉之川流,守骨之灵神也。”他认为“形本生精,精生于神”,“故人所以生者,神也;神之所托,形也”;只有“淡然无为”,才能“神气自满”(载《云笈七签》卷三十二)。此即“形神合于有”,代表了道教哲学形神关系的主流。而重玄学家成玄英、李荣等则认为“形神合于无”。如果执滞形神之有,就不能达到“重玄双遣”之境界:“夫有身有神,则有生有死;有生有死,则不可言道。”(唐李荣《道德真经玄德纂疏》卷三)只有“空其形神”,才能“无生无死”,与道冥契。作为身兼陶弘景上清派养生法和臧玄静重玄学两大学术传统的司马承祯,首次将两者融为一体,形成了“形神合一,性命双修”的心性论。

  本次培训邀请国家级社会体育指导员、常州市天宁区青龙街道文体科科长李志燕为参加培训人员讲解导引养生功十二法。这套功法是国家体育总局健身气功管理中心组织编创的新功法,是一套以医学中脏腑经络学说、阴阳五行学说、气血理论为指导,把导引与养生、肢体锻炼与精神修养融为一体的功法,具有祛病强身、延年益寿的功效。李老师对导引养生功十二法的功法源流、特点、基础和技术要领作了全面介绍,带领广大学员一起练习。经过一下午的培训,参训者基本掌握了这套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