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养生护理价格

2017-12-15 07:00:18

  今后,福建将积极发展精神、儿童、妇产、老年病等专科医院和康复医院、护理院,鼓励发展康复护理、老年护理、家庭护理和母婴护理等护理服务,规范发展临床护理服务,全面推行优质护理。对于社会比较关注的养老服务,福建将推进养老机构与医疗机构开展合作,支持在有条件的养老服务机构内设医疗机构。整合闲置医疗资源向老年病医院、老年护理院、老年康复医院转型,同时,还要建立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与老年人家庭医疗契约服务关系,为老年人提供康复护理、慢性病管理、中医保健等家庭医生式服务。积极拓展城乡社区健康养老服务。鼓励医疗机构将护理服务延伸至居民家庭,鼓励发展日间照料、全托、半托等多种形式的老年人照料服务,丰富和完善服务内容,做好上门巡视等健康延伸服务。

  “十二五”时期是福建省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迎来重大历史机遇并取得重大发展成就的五年。我省以国家综合医改试点省建设为契机,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部署和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精神,以试点先行、典型引路,积极推广三明医改经验,紧紧抓住体制机制改革“硬骨头”,不绕弯子、不回避矛盾,努力在重点领域和环节有所突破,改革取得了积极进展和明显成效。注重医改顶层设计,省委、省政府出台了《福建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方案》,先后制定了一系列医改政策文件,形成较为完善的政策体系。创新医改推进机制,成立以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为正、副组长的省医改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省政府办公厅,在更高层面上统筹协调医改工作,形成医改领导小组统一领导下的“两会一委”(即省医管会、医保会、卫计委)改革推进机制。整合医保管理体制,成立省医疗保障管理委员会,办公室设在财政部门,相对独立运作,在整合“三保”的基础上,归拢了药品采购、医疗服务价格等相关职能,解决医保制度碎片化问题。“药价保”职能整合初步建立了公立医院价格补偿机制,以医保支付为手段进行了药品联合限价阳光采购,医保与价格职能并举开展了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并发挥医保对医药行为的全过程监管作用。推进公立医院管理体制机制改革,成立了公立医院管理委员会,加快“政事分开、管办分开”的改革进程,借鉴三明院长目标年薪制改革经验,推进公立医院内部绩效、分配、人事及财务等运行机制改革。深化基层医改,推进以基层医疗机构人事分配制度改革为主的综合改革,开展以三明市为主的县域紧密型医联体试点工作,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广覆盖,促进分级诊疗。社会办医加快发展,推动福州、厦门、泉州、莆田等地发展健康服务产业,积极开展闽台医疗服务对接交流活动,一批台湾合资合作、独资办医项目相继在我省落地,多元办医的格局正在形成。经过努力,全省的改革成效初显,全省公立医院医药总收入增幅控制在10%以下;个人住院平均医药费用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个人次均门诊费增幅呈下降趋势;医务人员收入有所提升,三明市医务人员年人均收入实现翻番,省属公立医院医务人员工资约为社会平均工资的3倍;2016年全省社会办医床位数达到2.32万张。改革实践证明,我省医改方向正确,探索改革路径、办法成效明显,在不大幅度增加财政投入的情况下,以存量改革堵浪费为主要手段,大刀阔斧地进行体制机制改革,向改革要“红利”,走出“三医联动”的有效改革途径,群众就医负担有所缓解,深化医改共识度日益加深。

  3.建立合理的医疗服务价格体系。理顺医疗服务比价关系。实施差别化的价格和支付政策,按照“总量控制、结构调整、有升有降、逐步到位”的原则,理顺不同等级医疗机构、不同层次医疗服务项目之间的差价,拉开省、市、县价格差距,拉开不同等级医院的价格差距,拉开不同难易程度的诊疗项目价格差距,拉开不同诊疗水平医生的诊疗价格差距,引导患者合理就医,做到医疗服务价格、医保支付、分级诊疗等政策的有机衔接。完善新增医疗服务项目价格管理办法,促进医疗新技术和新手段在我省推广应用,满足临床需求。2020年,逐步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结构变化为基础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

  以南平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为环境基础,打造独具特色的营养与生殖生育健康基础研究和临床应用服务。对备孕期夫妇进行遗传病携带者筛查、对胎儿宫内异常查因、新生儿耳聋基因检测等。提供贯穿婚前、孕前、产前、新生儿等整个生育过程的检测系列产品。开展孕前和孕产期营养评价与膳食指导。推进县级以上妇幼保健机构开展孕期妇女营养指导,将营养评价和膳食指导纳入我国孕前和孕期保健管理措施。开展孕产妇的营养筛查和干预,降低低出生体重儿和巨大儿出生率。建立生命早期1000天营养咨询平台。规范发展母婴照料服务,升级打造月子中心,将前期基因筛查的客户群体拓展延伸,提供一站式待产、生产、疗养恢复、营养膳食、婴儿及产妇护理等专业、高端的优质服务。

  相关职业技术类院校要加大健康养生产业人才培养力度,进一步加大对保健、护理、运动健康、旅游、互联网等领域人才的培养、培训。适当出台倾斜性人才政策,吸引优秀人才走进南平,留在南平。健康养生产业企业高管人员和核心技术人才,在户籍和就医等方面享受优惠和便利,子女在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可在市内居住地辖区学校就读。探讨与研究院和营养分会开展营养培训合作。建立公立医疗机构与非公立医疗机构、养生服务机构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在技术和人才等方面的合作机制,鼓励执业医师和护士到社会办医疗、养生和健康管理、护理、康复、保健、疗养等企业和机构服务,在上述企业和服务机构工作的具有执业资格的工作人员,在职称评定、专业技术培训和继续教育等方面,享受与医疗机构医护人员同等待遇。

  2.发挥医保基础杠杆作用。挤压药品耗材流通和使用环节以及医院“控费”堵浪费所产生的空间,重点提高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医疗服务价格,“腾笼换鸟”实现医疗服务价格科学补偿,促进医院良性发展,同时医保跟进补偿,减轻群众就医负担。探索建立由政府主导、利益相关方参与谈判以及通过制定医保支付标准等,建立合理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改革医疗服务定价方式,逐步减少按项目定价,推行按病种收费为主的多种收费方式并存的医疗服务价格管理模式,2017年在省属公立医院实施100个病种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按病种收费和支付改革范围,力争新增500个病种。推进三明市和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福州市第一医院、厦门市第一医院等全国DRG收付费改革试点。积极推行临床检验基本组合打包收费,规范临床检验项目收费行为。完善鼓励中医药服务提供的价格和支付政策。

  促进旅游+康体养生。依托优质生态、温泉资源,推广温泉养生文化,加强温泉旅游标准化开发,培育一批“闽式温泉”养生示范基地。发挥医疗产业优势,引进台湾生物技术产业,开发高端健康体检、医学美容、养生护理、医疗保健等健康旅游项目,重点建设一批中医养生康复旅游基地、生态养生旅游基地和中药养生旅游基地。紧密结合养老服务业和健康服务业发展,加快打造“候鸟式”养老基地,开发多层次、多样化的老年人休闲养生度假产品。

  2.健全完善人才培养使用和激励评价机制。创新人才培养机制,完善由院校培养、毕业后教育、继续教育三阶段有机衔接的医学人才培养体系。加强医教协同,充分发挥福建医科大学、福建中医药大学的龙头作用,调整优化医学院校布局结构,挖掘培养潜能,适度扩大医学教育资源,积极创造条件支持莆田学院医学院转设为独立设置的医学类普通本科高校,支持有条件的本科院校整合相关医学教育资源举办二级医学院,支持医药卫生类职业院校做专做特。围绕医疗“创双高”工程和“补短板”,加强高层次人才和急需紧缺人才培养力度。完善毕业后教育制度,所有新进临床医疗岗位的医师均接受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大力推进全科医生制度建设,到2020年,完成住院医师、全科医生培训1.2万人,初步建立起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全科医生制度,基本实现城乡每万名居民有2名合格的全科医生。实施中医药传承与创新人才工程,完善中医药师承教育制度,开展师承教育与专业学位衔接试点。

  据悉,在省旅游局、省卫计委、省体育局指导下,省“旅游+”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组织专家依据《福建省体育旅游休闲基地建设与服务规范(试行)》、《福建省养生旅游休闲基地建设与服务规范(试行)》,针对2016年各地申报创建养生、体育旅游休闲基地单位,以及推荐国家旅游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申报中医药健康养生示范单位进行综合评审,认定15家单位为第一批养生旅游休闲基地示范创建单位,其中包括宁德市的周宁南山百草园、屏南青草医健康养生旅游项目;认定15家单位为第一批体育旅游休闲基地示范创建单位,其中包括宁德市的柘荣县鸳鸯草场、福鼎市九鲤溪瀑景区、福鼎市牛郎岗景区。

  扎实推进旅游集散和服务中心等为民办实事项目,推动建设1个“海丝”核心区国际旅游集散服务中心、3个一级旅游集散服务中心和若干二、三级旅游集散服务中心,形成覆盖全省的旅游集散服务中心体系。持续推进旅游厕所革命,鼓励“以商建厕、以商养厕、以商管厕”,研究形成管理、养护的长效机制,力争用三年时间新建旅游厕所1300座,改扩建500座,实现全省旅游景区、旅游交通沿线、旅游集散地的旅游厕所全部达到“数量充足、干净无味、实用免费、管理有效”的目标。实施旅游景区“最后一公里”工程,开通“清新福建”旅游直通车,实现从景区景点到机场、车站、码头和各主要交通干道的无缝对接。鼓励引导社会资本建设自驾车、房车营地,力争到2020年建成100个。大力发展智慧旅游,加快构建全省智慧旅游云平台,系统化提升旅游管理、服务、营销信息化水平。开发“笨游福建”手机APP,为海内外游客提供“游在福建”个性化、全方位解决方案。推动建设一批智慧旅游城市、智慧旅游景区和智慧旅游乡村,到2020年,实现全省4A级(以上)旅游景区、重要乡村旅游点、高等级饭店免费无线网络、智能导游、电子讲解、在线预订、信息推送等功能全覆盖。